Saturday, December 04, 2010

我知道

反应: 
今天早上不知道为了什么5点就起床了。
起来了,好了,我知道自己可以读书。
但是,眼皮不听话地盖下来。
结果躺在沙发上睡着了!
OK!OK!睡就睡,反正还早。
可是,半个小时过后……
怎么我那么累???!!
天啊!早知道我一直睡到太阳晒到屁股都不起身!
我知道,天下难买早知道。
如果我早知道,就没有这篇《我知道》了,对不对?

好的,我知道。
我知道自己在家是无法专心读书的。
读不到十分钟,就开始想东想西。
所以,我知道咯。
我知道我要换地点!

我需要一班跟我一起奋斗的同志们,
也需要一位不管我多烦,都一一跟我解释清楚的老师,
也需要一个舒服的椅子,也需要一个舒服的桌子!
错错错!“舒服”这两个字只会将瞌睡虫引过来。
嘻嘻,所以我要一张不是很舒服的椅子,和一张不是很舒服的桌子。

我找到了!
我从早上10点开始,就在李老师的家待着。
然后1点又换地点,到Puchong Jaya的那间家读书。
我的天,现在我的头超痛的。
我刚才7点才到家!!
拜托,我不是神好不好。
(虽然我很厉害)
我不能够从早到晚都坐着,捧着一本书,重点是……
重点是……
还要听到那些无聊的黄色笑话!

OK,我不介意。
我真的不介意。
最重要是有得吃,有得喝,有得睡。
huh?你不是要读书的吗?难道你趴在桌子上睡觉。
哼,我才没那么不出息。
我已经严谨地挑选一张不舒服的椅子和桌子,
跟我家里的桌椅简直是天渊之别!!!!
我是不可能睡觉偷懒的!

就这样,我在一团吵杂声中,
读了一些化学,读了一些生物,再按了下电话,再发了一些呆,再想了一下……
不说了,没完没了!

我想,我被SPM逼疯了。
我爱疯了,我疯到自己痛也不晓得。
放弃了好好睡觉的责任,放弃了打瞌睡的天分。
我不管了,我不管这伤口能不能愈合。
选择了你不算是很愚蠢,选择包容了你的占有权,
请尊重我的选择,我想我,疯了。

哈哈,疯了。


p/s: 我中二是这样写文章的,是吧?哈哈~

No comments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