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aturday, August 20, 2011

记录心情

反应: 
今天整日都处于昏昏欲睡的状态。
还未消肿的眼袋和沉重地想要盖下眼睛的感觉,
不断地提醒我昨晚发生的事情。
提醒我,不要再尝试在半夜的时候,
一滴接着一滴地流下那该死的眼泪。

还有他对我说的每一句,
也提醒我不是一个人。
而我没必要将自己封锁起来,也没必要逃避。
事实上,我就是一个这样的人。
但我会试着不再压抑自己,就好像那位学长所说的。

昨天晚上下雨,今天下午更不得了,是雷雨。
忘记收衣服了,糟糕。
淋着雨收衣服的当儿,真的很想一直这样淋下去。
突然雷声一响,打消了我这个念头。
也许是因为害怕生病,因为感觉上我已经病了。
很庆幸我的理智终究还是胜过所谓的冲动。
如果连理智都没有了,我不知道自己还剩下什么。

我一个人蜷缩在沙发上。
很冷啊,打了好几个喷嚏。
突然很想他。
安慰的是,这种思念不是苦的。
多希望雨一直下,那我对他的思念就不会中断。
我就不用面对那些扰人的琐事,也不需要在意别人的批评。
因为这空间完全属于我,还有他。

雨,终究会停的。
眼睛好像快负荷不了,又提醒我昨夜的眼泪是如此地多。
又开始循环。
一切思绪又开始循环到第一个句子。
不同的是,空气中想念的成分,多了。

很安静,只能听到窗外的稀里哗啦的,还有楼上似乎也稀里哗啦的。
不确定,弟弟是否会因为打雷而停止打战呢?
唯一能确定的是,我依然觉得很不安定。

也许这是巨蟹的性格:不安。
我也没什么能力去改变它,因为从小我就被卫斯理灌输:
性格是很难改变的,本性难移。
于是我又想到大老远,想到卫斯理小说,想到我很久没看了。
想到小学、中学时的朋友,陪我一起看小说的朋友。
很怀念卫斯理所说的道理,很想念白素的完美。
很羡慕他们的爱情故事。
一切的一切,哦,该停了。

我是指,我悃了,想要停止一切怀念了。
反正我也回不去那个时候了。
感恩现在的我,依然是那么地幸福,拥有那么多。
爸妈最近已经从疼我,慢慢变成宠我了。
虽然还是会碎碎念,但是能够听到他们在我耳边的唠叨,已经很珍贵了。

突然很担心那两个大男人。
他们又试着夜归了。
如果将期望放在男人回家的钟点上,
我相信全世界的女人会失望透吧!

想起今天中午,那两位还能啃下那恶心的面,真的很佩服他们。
因为我现在想到都想呕了。

感觉上,今天好像特别多东西记录。
也好像没什么可记录了。
所以,晚安,我的宝贝,我的家人。


p/s: 虽然说了晚安,也不见得自己马上睡觉,真好笑。








No comments: